在电力天路上探索藏地密码 ——远东电缆市场总监赵超藏中联网工

  84384现场报码开险峻的山路上,丰田霸道像个小媳妇儿一般扭扭捏捏的走着。月亮挂在天边,光线清冷,是除了车灯外唯一的光源。副驾驶座上的赵超转过头看看仪表盘30,不快,可正开着车的司机还是一脸紧张,因为这里,是藏地著名的“死亡七十二拐”,一不留神,就会连人带车摔下悬崖。

  这是赵超服务藏中联网工程最难忘的一段经历。如今回忆起来,他依旧觉得后背发冷,庆幸自己是无知者无畏。“那天清晨到达项目部以后,人家都说我和司机胆儿肥,我们开过七十二拐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到凌晨两点,即使是本地人,一般也只选择在白天经过,返程时我才看清楚,外车胎离路沿儿只有二三十公分。”

  这就是藏中联网工程世界海拔最高、海拔跨度最大的电网工程,也是全球自然条件最复杂的电网工程。赵超所在的远东电缆为这个项目提供了近亿元产品,他每个月都要飞一趟西藏,对接产品的现场交付验收。

  赵超每次出差到西藏,基本上都是待一周时间。要往西藏去,对高原反应是有所准备的,但高海拔和低海拔之间来回切换对身体的“折磨”就远在意料之外了,“高原空气稀薄、脑部内外压力不一样,胸闷、头痛,需要三四天才能适应,抱着氧气瓶都没用。好不容易适应了,又要回去了。回到宜兴,因为属于平原地区,含氧量远高于高原,脑袋又处在醉氧状态,晕晕沉沉。”

  像去芒康的那一回,这个海拔五千米的城市就根本没给赵超面子,耳鸣到完全听不见,持续发烧,整宿睡不着觉赵超说,“按照标准,海拔4600米以上就属于人类禁区,不适合人类生存了,我的身体难受得不行,特别狼狈。”

  由于自然灾害频发,道路经常受到损害,汽车在路上老被堵住。路上一整天、办事儿半小时是常事儿。因此,出发前赵超都会在车里准备好干粮和水,啃着面包、灌着白开水的时候,就无比想念家乡香喷喷的白米饭。

  “当然,还要备好修车装备,万一路上车子磕了碰了,多少顶点儿用场,要不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几十公里内没个人影,一点儿招都没有。”就像去年八月,赵超就在夏季多雨的西藏遭遇泥石流,汽车轮毂被石块砸坏,索性人安然无恙,自己换了轮胎继续颠簸。

  藏中联网工程是电力行业的伟大奇迹。赵超说,没有亲身参与的人,恐怕无法体会到那种自豪感、归属感、成就感,而不到第一线,根本难以想象现场施工的艰辛。

  变电站一般建在城区郊外,放在平原地区,开车很快就到了,但西藏的路况并不好道路多是盘山公路,崎岖不平,七拐八拐弯弯绕,还是双车道,普遍只能开三四十码。

  “要是租车吧,一天下来,车费、油费、人工费开支加起来大概要4000,要是坐公交吧,不仅班次少,时间还不固定,有时两天等不上一班车。好不容易到了变电站,还没地方住。”

  赵超说有些驻场人员租不了车,也没搭上公交,就只能靠两条腿在县城宾馆和变电站之间来回,还有的随身带上帐篷、睡袋,去了郊外就不回县城了,直接搭帐篷睡。“所以如果在路上碰到搭便车的,我一定会捎上一段,能在西藏相遇就是缘分,都是一家人嘛。”

  藏中联网工程将天南海北的建设人员聚到一起,也给大家带来了无数的感动。赵超认识的一位现场施工人员,一直驻扎在现场,孩子从出生到项目竣工,只见过一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们一起吃饭聊起来,他说着说着就哭了。”

  再恶劣的环境里,也会有幸福的点滴。西藏是旅行者的天堂,来到这里,仿佛参加了一场视觉盛宴。梦幻的地貌,出乎意料的饱和色彩总让人一眼看过去,内心充盈。让赵超印象深刻的,是美丽的然乌冰川。

  赵超在国道上曾遭遇了一场塌方,道路受阻,为了尽快赶到目的地,在向当地行人询问后,他换了一条小路,美丽的然乌冰川仿佛近在眼前。“西藏很多地方是上亿年都无人涉足的区域,看着车窗外冷冽险峻、晶莹剔透的冰川,似乎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一般。”

  和西藏牛羊间的趣缘是不得不说的事儿。西藏像是一块世外桃源,原始而美妙。在这里,人与自然的关系和谐而融洽,连藏民们的放牧都是悠然闲适。

  赵超打开了话匣子:“西藏的牛羊是真不怕人,全都慵懒自在地在公路上晃悠,主人不知所踪。牛羊们就这么往公路当中一趴,晒太阳啊!车来了都不知道识趣点让开,摁喇叭也没用,它们瞅瞅你,继续待着。”

  “羊还好点儿,我们下车赶一赶,牛就不行了,西藏的牦牛块头多大呀,一对巨大的牛角支在脑门儿上,哪儿敢碰它们!我们只能干等主人回来,有的时候得等几小时。”赵超说,遇到这些大家伙,心里急归急,倒也给枯燥的出差增添了不少乐趣。

  服务藏中联网工程是赵超人生中不寻常的经历,在他看来,这是一段在电力天路上探索藏地密码的旅程。他说,西藏是一块神奇的土地,虽然大自然给到的环境密码繁琐复杂,但是建设者们用团结奋斗来破解,并锁定和收获了幸福与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