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冷观】“996ICU”

  前一段时间,关于“996现象”的线天。这个话题最初源于有人在程序员圈子里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意为“工作996,生病ICU”。

  如今,加班导致亚健康甚至过劳死的新闻已不限于程序员群体,在公务员、媒体、企业员工等很多职业中都有存在,只不过有时是以别的名字呈现,如“五加二、白加黑”,“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等等。因此,正确看待“996现象”,关乎很多人的切身利益。从不同视角分析“996现象”,也会有不同的启示。

  从情怀的视角分析“996”,就是要正确看待奋斗与幸福。此前,有人将“996”称为一种“福报”,引发吐槽。有网友调侃,钱给不到位的996都是耍流氓,这可谓话粗理不粗。苦干是奋斗,巧干也是奋斗。我们提倡奋斗精神,但崇尚奋斗、崇尚劳动不等于强制加班。我们强调“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但不能简单把“996”作为奋斗精神来宣传,更不能给反对996的员工贴上“混日子”“不奋斗”的道德标签,否则就是对奋斗与幸福的歪曲,不啻为一种“低级红”“高级黑”。

  从价值观的视角分析“996”,就是要正确看待工作与生活。工作与事业不是人生的全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其中包括和谐幸福的家庭生活。“996”不仅导致亚健康,也让很多家庭处于高压当中,影响了人们的幸福感。长期以来,人们对孩子进行的“吃苦教育”,以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理念引导,其实也有可商榷之处。把“吃苦”当手段,把“成功”当目标,看似励志,实则失去了生活本来的快乐。

  从基层减负的视角分析“996”,就是要正确看待责任与健康。当前,一些基层公务员的工作负担和加班压力并不亚于程序员,这也是中央将今年确定为“基层减负年”的原因所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保证公务员的休息和健康是减负的重要方面。2015年1月,习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座谈会上就讲过:“年轻人不要总熬夜。”“内在有激情,外在还是要从容不迫。”对公务员来说,如果把“五加二、白加黑”的口号替换为“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或许更值得提倡。

  从经济的视角分析“996现象”,就是要正确看待自愿与强迫。“996”本质上是一种经济现象。在我国,由于“人口红利”的因素,劳动者在绝大多数行业都供大于求,就业市场竞争激烈。供应过剩就意味着劳动者的供给弹性小,劳动者对于薪酬和劳动条件缺少讨价还价的空间——你不愿意“996”,会有其他劳动者来替代。因此,很多员工的“996”在形式上表现为一种自愿行为。不过,“996”虽然不是直接的强迫劳动,但却是竞争压力之下的“被自愿”加班。

  从法治的视角分析“996现象”,就是要正确看待市场选择与法律规则。劳动法属于社会法的一种,既有自由商量的空间,但也有国家强制的、不能突破的底线。一般情况下,法律尊重企业自主权,但对于一些源于劳资双方实力不对等而造成的扭曲的市场选择,法律会加以干预。比如,工资可以协商,但“最低工资”则是底线;招聘条件可以自主决定,但设定“生死免责”的条款则会无效。徒法不足以自行,既然我国劳动法已明确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那么,当严重违背工时制度的“996现象”普遍发生时,法律理应有所作为。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 www.16668.com